lfl女式内衣橄榄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本所新聞

    王良其:為李昌榮進行辯護《辯護詞》

    發布日期:2018/6/26 15:45:00
     
    為“廣德版”張文中案——李昌榮進行辯護《辯護詞》

     

     

    引言:安徽省廣德縣財政局工人身份的李昌榮因妻子劉家珍下崗、侄子李廣建殘疾等原因,為謀生活出路于2011年與他人共同成立廣德縣豐澤園苗木種植專業合作社。2013年,在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通過篩選、先期現場考察和事后驗收,廣德縣豐澤園苗木種植專業合作社實施了“100畝名優苗木種植基地擴建項目農業科學技術推廣措施資金扶持項目,并獲得國家財政扶持資金共計35萬元。之后,劉家珍的丈夫李昌榮被廣德縣人民檢察院詐騙罪、貪污罪向廣德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廣德縣人民法院于2018620日對本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

    在本案的公開審理過程中,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李昌榮的委托,指派王良其、王文鐸為李昌榮進行辯護。經過一整天的庭審,王良其、王文鐸認為李昌榮不構成詐騙罪和貪污罪。

     

     

     

           

     

     

    致:安徽省廣德縣人民法院

    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人李昌榮的委托,指派王良其、王文鐸(實習)律師(以下簡稱本辯護人)作為其辯護人參與本案的訴訟活動。本辯護人通過對本案全部卷宗材料的仔細研究,通過會見被告人李昌榮,并結合今天庭審中的舉證質證情況,本辯護人現依法發表如下辯護意見:

     

    本案中,根據辯護人提供的《荒山承包合同》、租賃山場原貌、墾復荒山、采購 種植苗木、鋪設水管現場圖片、林地現場勘查照片等相關證據,這些證據均能完整地證明廣德縣豐澤園苗木種植專業合作社(以下簡稱豐澤園合作社)合法存在、實施的項目真實,整個項目申報過程未使政府審批主管部門產生錯誤認識;即豐澤園合作社已經實施了“100畝名優苗木種植基地擴建項目(以下簡稱名優木種植項目)和農業科學技術推廣措施資金扶持項目(以下簡稱噴滴灌項目)并順利通過了政府部門組織的聯合驗收。李昌榮不存在以虛構項目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式騙取國家扶持資金的行為,況且豐澤園合作社所獲得的國家扶持資金均全部用于豐澤園合作社項目開支,并沒有被李昌榮用于個人揮霍或挪作他用,李昌榮也沒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也沒有以非法占有國家扶持資金為目的的主觀故意。因此,本辯護人認為,李昌榮在本案中沒有任何犯罪行為,公訴機關對被告人李昌榮涉嫌詐騙、貪污犯罪指控不能成立;本案是一件子虛烏有、徹頭徹尾的錯案及冤案!

     

     

    第一部分  關于李昌榮不構成詐騙罪辯護意見

     

       一、起訴書指控的詐騙犯罪事實不能成立,公訴人發表的公訴意見不能成立;本案是一起廣德版張文中案

    根據起訴書的指控以及公訴人剛才發表的公訴意見,本辯護人認為,本案是否構成詐騙罪至少需要查明問題:一、李昌榮有無實施核心欺騙行為?二、李昌榮的行為有沒有使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產生錯誤認識?三、李昌榮有沒有非法占有為目的?

    第一,關于李昌榮有沒有實施核心欺騙行為。本案中,公訴機關指控李昌榮騙取的資金是國家財政項目扶持資金。因此,本案中如果存在核心欺騙行為,應當是虛構項目的欺騙行為。申報項目中人員名單信息材料即使存在不實信息,也僅僅是輔助欺騙行為。詐騙犯罪中,如果沒有核心欺騙行為,僅有輔助欺騙行為,只是違規行為,但不構成詐騙犯罪。

    本案中,豐澤園合作社申報的名優木種植項目是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等經過仔細篩選、事先考察、事后驗收等正當程序確定的真實項目,而不是虛構的項目。因此,李昌榮在本案中沒有實施核心欺騙行為。

    第二,關于李昌榮的行為有沒有使廣德縣財政局產生錯誤認識。本案中,廣德縣財政局對李昌榮家庭情況、豐澤園合作社經營地址等情況非常清楚,沒有產生錯誤認識。況且,公訴機關亦無證據證明李昌榮在本案中實施了讓項目審批人員產生錯誤認識的行為。

    第三,關于李昌榮有沒有非法占有為目的。詐騙犯罪中,由于犯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行為人在權利人自愿處分財產的過程中是不可能支付對價的。而在本案中,豐澤園合作社以真實地實施了名優木種植項目為對價,才取得了該項目的扶持資金。因此,李昌榮在本案中沒有非法占有為目的。

    上述三個涉及本案罪與非罪的關鍵問題,亦是最高人民法院最近通過再審改判涉及項目詐騙案被告人張文中無罪的三點重要理由,即:“1、物美集團作為民營企業,具有申報國債技改項目的資格,其以誠通公司下屬個企業的名義申報,并未使主管部門產生錯誤認識;2、物美集團申報的物流,信息化項目并非虛構;3、物美集團違規使用3190萬元貼息資金,不屬于詐騙行為。

    因此,本辯護人認為,李昌榮詐騙案屬于廣德版張文中案,李昌榮不構成詐騙犯罪,起訴書指控的詐騙罪名不能成立。

     

    二、豐澤園合作社名優木種植項目系廣德縣財政局依職責在全縣合作社中經過篩選審批再到項目現場考察后確定的;豐澤園合作社基本情況及項目情況均是真實存在的,項目申報過程中政府主管部門沒有產生錯誤認識

    本案中,根據:1、我方提供的證據一 :豐澤園合作社營業執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組織機構代碼證、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企業信用信息公示報告;2、本案卷宗材料中的《詢問筆錄》(季文成,廣德縣財政局農業科科長,下同)(公安偵查一卷P111):這個文件下來之后,我們局的田寶奎副局長又從縣農委調了一份截止到201312月份我縣成立的農民專業合作社花名冊,在上面選了四、五家合作社作為申報人進行考察。在對這四、五家合作社實地考察之后,符合項目申報條件的就是豐澤園和廣德縣金貴草莓專業合作社。田寶奎在跟我們局長匯報過之后,就找到我,讓我通知這兩家合作社的負責人說準備申報文本,交到我這里來,并由我們進行復核3、本案卷宗材料中的《詢問筆錄》(田寶奎,廣德縣財政局副局長,下同)(公安偵查一卷P161-162我讓我們局的季文成從農委網站上把全縣在冊的合作社名單都打印了下來。并從中挑選了四、五家合作社進行挑選。其中就有豐澤園和金貴草莓專業合作社”“豐澤園位于荷花社區,我們去考察的時候看到豐澤園是在荷花社區那里租賃了100多畝的山場,而且場地在平整當中。豐澤園在山場上也有辦公地點,墻上也掛著財務制度、合作社規章制度等牌子

    本辯護人認為,上述證據足以證明,本案豐澤園合作社早在2011年就已成立,并于2012年開始租賃山場植樹造林;2013年廣德縣財政局依工作職責從全縣在冊的合作社中審查篩選并通過現場考察等程序后,確定由豐澤園合作社實施名優木種植項目。國家設立該項目初衷系為國家植樹造林、綠化荒山,建立科學種植栽培的現代高效農業。因此,廣德縣財政局依據工作職責、根據程序確定由豐澤園合作社實施名優木種植項目,完全符合國家發展農業的要求,更符合本案項目申報的要求。況且,與豐澤園合作社條件相同的廣德縣金貴草莓專業合作社也共同申報了同類上述國家扶持資金。因此,豐澤園合作社實施并申報名優木種植項目不僅符合國家產業政策,而且程序合法、正當。

    與此同時,根據財政局田寶奎、季文成、吳全平等領導的《詢問筆錄》,廣德縣財政局項目審查人員對李昌榮家庭情況十分熟悉,對豐澤園合作社情況也十分了解,而且豐澤園合作社及項目實施均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虛構的,而且豐澤園合作社及李昌榮并未對合作社及項目情況進行刻意隱瞞,項目地址在涉案項目實施前就已客觀存在。很顯然,項目申報過程中政府主管部門沒有因此產生錯誤認識,李昌榮在本案中不存在虛構項目騙取國家扶持資金的行為。

     

    三、豐澤園合作社申報的名優木種植項目都是真實的,且已真實地實施了該項目,并通過了政府部門的現場驗收且驗收合格

    本案中,根據:1、我方提供的證據四:租賃山場原貌圖片;證據五:豐澤園合作社辦公地點實施項目進行墾復荒山、采購苗木、種植澆水、多次開荒、種植名優木等現場照片;證據七:豐澤園合作社實施名優木種植項目挖苗及苗木生長現狀照片;證據八:現場勘查照片;證據九:浙江省嵊州市購買樹苗圖片;證據十:豐澤園合作社實施項目進行燒荒、墾復荒山等現場照片;2、謝復國第1次詢問筆錄(公偵卷一P59)“李昌榮到我店里買了幾萬元的樹苗子,是分幾次買的,買了之后他就讓我送到荷花公墓那附近的一個山場3、汪曉林第2次詢問筆錄(公偵卷一P87豐澤園一直在陸陸續續的栽樹,我去之前就已經在栽了,我住上去之后,也一直在栽樹,一直201467月份”“還有經我的手又租了一部分地,把新租的地也栽上了” “還有一部分樹苗是我在廣德清溪苗木市場買的”“大概是201312-20141月份期間,李昌榮在外面買了一大車子樹苗回來了4、季文成詢問筆錄(公偵卷一P111-112):當時也是田寶奎帶隊,我和我們局其他的工作人員就到了豐澤園對名優木種植項目進行驗收,驗收結果是合格并反映在了我們局出具的財政支農專項資金項目驗收意見書 5、季文成詢問筆錄(公偵卷一P113):撥付資金給他們應該說是以先建后補的形式進行的”“我們在項目驗收的時候,去豐澤園看了,的確是栽種了很多苗木6、張平詢問筆錄(公偵卷一P118):我帶著李昌榮就到浙江省嵊州市一個鎮里去了。在嵊州市李昌榮購買了大概十五萬塊錢的苗木”“我就賣了大概一萬多元錢的苗木給李昌榮。我記憶中就幫李昌榮購買了這兩次苗木7、田寶奎詢問筆錄(公偵卷一P161-162豐澤園位于荷花社區,我們去考察的時候看到豐澤園是在荷花社區那里租賃了100多畝的山場,而且場地在平整當中。豐澤園在山場上也有辦公地點,墻上也掛著財務制度、合作社規章制度等牌子

    本辯人認為,上述證據足以證明,豐澤園合作社自2011年成立以來,豐澤園合作社共租賃山場170余畝,并陸陸續續進行苗木種植;項目實施后,豐澤園合作社在上述苗木種植的基礎上,豐澤園合作社開始進行了大規模地墾復土地與種植苗木。名優木種植項目實施當年即2013年,豐澤園共種植了約38000棵項目樹種,2014年又種植了部分櫻花等樹木。除去未成活、被挖掘移栽以及2017年銷售的櫻花、紫薇樹木,目前豐澤園合作社實施的名優木種植項目仍有紫薇樹約2500棵、紅楓樹約800棵、海棠樹約5000棵、櫻花樹約8000棵以及未統計的其他品種苗木。此外,名優木種植項目苗木灌溉管道已經鋪設完畢,并為苗木生長建造了施肥池。

    不僅如此,本案不可否認的基本事實是,上述名優木種植項目實施完成后,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成立了驗收組,并對該項目實施情況進行了現場驗收,豐澤園合作社也順利通過了驗收。因此,本案中,豐澤園合作社的名優木種植項目實際實施了,且符合國家要求。豐澤園合作社、李昌榮均沒有虛構豐澤園合作社名優木種植項目的事實,更不構成詐騙罪。

     

    四、豐澤園合作社依法獲得的名優苗木項目30萬元農業財政扶持資金,均用于豐澤園合作社項目貸款本息和項目開支;李昌榮沒有以非法占有農業財政扶持資金為目的的主觀故意,不屬于詐騙行為

    本案中,根據:1、我方提供的證據六:豐澤園合作社獲得30萬農業財政扶持資金用于償還豐澤園合作社項目貸款本息和項目開支的銀行對賬單;2、本案卷宗材料:《詢問筆錄》(劉家珍第1次)(公偵卷一P53)肯定是用在豐澤園苗木種植專業合作社山場上了;《訊問筆錄》(李昌榮第6次)(公安補充偵查卷第一冊 P5-7):用于償還申報項目在實施階段的借貸了”“這筆錢到了豐澤園在吳江銀行的賬戶上了之后,我老婆劉家珍就把這三十萬元轉到了許友莉的賬戶上,償還了許友莉這張卡上的貸款20萬元,還有十萬元我老婆轉到了我名下的銀行卡上,用于償還我名下這張卡上的貸款10萬元。許友莉的卡上20萬元的借貸以及我卡上10萬元的借貸是前期在實施‘100畝名優苗木基地擴建項目上所花費買樹苗的錢”“問:劉家珍把財政局劃撥下來的30萬元轉到許友莉以及你名下的事情你當時是否知道?答:我當時不知道,是劉家珍把錢轉到許友莉和我名下之后,把貸款還了之后她才告訴我的。”“這兩張卡就是用于豐澤園經營使用的

    本辯護人認為,以上證據足以證明,豐澤園合作社不僅完成了名優木種植項目,并通過了政府部門組織的現場驗收,而且在30萬元農業財政扶持資金到位后,該資金也是在轉入豐澤園使用的相關易貸卡后全部用于歸還豐澤園合作社項目貸款本息和項目開支,沒有挪作他用或用于個人揮霍消費。因此,李昌榮在本案中沒有以非法占有國家農業扶持資金為目的的主觀故意,其行為不構成詐騙罪。

    本辯護人還注意到,根據河南省人民檢察院《關于規范辦理套取國家專項資金案件的指導意見》第三條套取國家專項資金使用人的申報項目符合國家專項資金政策的基本條件,但在申報過程中夸大實際情況,偽造或提供了個別非關鍵性虛假申報材料,套取的國家專項資金部分被用于企業彌補損失,或者用于轉產、更新設備、生產經營的,對使用人一般不宜按詐騙罪定罪處罰。結合本案,豐澤園合作社真實存在、符合條件且正常運營,名優木種植項目真實存在且實施完成,合法獲得的國家農業扶持資金也是用于豐澤園合作社的日常經營和償還項目貸款,即使有關材料存在不規范的現象,但不是以詐騙為目的,也不應按詐騙罪定罪處罰。更何況李昌榮在本案中沒有實施騙取國家農業財政扶持資金的詐騙行為,亦沒有以非法占有國家農業扶持資金為目的的主觀故意。

     

    綜上,本案中的名優木種植項目,是經過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按照正常工作程序通過審查篩選、現場考察后交給豐澤園合作社實施和申報的,而且是否符合申報條件和要求應當由廣德縣財政局把關和審查,而不是由李昌榮把關和負責。不僅如此,項目申報主體真實、項目真實、資金用于項目本身,是本案不可否定的最基本的客觀事實,且廣德縣財政局對項目申報主體、項目情況本身十分清楚了解,整個申報項目沒有使政府審批主管部門產生了錯誤認識,更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李昌榮使審批主管部門產生錯誤認識。因此,本案沒有證據證明李昌榮虛構了事實或隱瞞真相實施了虛構項目騙取國家農業扶持資金的行為。李昌榮在本案中不構成詐騙罪!

     

     

    第二部分 關于李昌榮不構成貪污罪之辯護意見

     

    五、本案中,豐澤園合作社實際實施的噴滴灌項目系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在全縣農業合作社中先行審查篩選、現場技術考察后主動安排的項目;在豐澤園合作社完成項目后,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對該項目進行了聯合驗收并且驗收合格,李昌榮不存在虛構噴滴灌項目事實騙取5萬元農業科學技術推廣措施資金的行為

    本案中,根據:1、我方提供的證據一:豐澤園合作社營業執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組織機構代碼證、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企業信用信息公示報告;證據十一:噴滴灌項目前期考察現場照片;證據十二:豐澤園合作社實施噴滴灌項目現場照片;2、本案卷宗材料《詢問筆錄》(吳全平)(檢查偵查卷P46):在項目區域內,盧村土地治理項目中的科技推廣措施要扶持一個竹筍類合作社,我們農發局咨詢了林業部門,得知在笄山區域內沒有一個適合條件的竹筍類合作社。我當時大概查看了一下項目規劃范圍內的其他合作社,看見了一個叫豐澤園的苗木種植合作社”“把豐澤園合作社定為考察對象”“回來會后我就向分管領導田寶奎局長匯報,將沒有竹筍類合作社、豐澤園合作社是苗木種植合作社的情況、豐澤園合作社是李昌榮侄子搞的情況向田局長匯報了,田局長原則上同意了這個意見。之后我們就聯系了林業部門,讓豐澤園合作社實施噴滴灌項目”“驗收人員主要是林業部門和農發局”“驗收時以林業局驗收為主3、《詢問筆錄》(田寶奎)(檢察偵查卷P52-53):農發局的吳全平局長有一次向我匯報2013年度盧村土地綜合治理中有一項建設內容是扶持合作社的,扶持資金是5萬元;他和林業局的總工賴廣輝一起去現場考察過,確定把這個扶持項目給了李昌榮的豐澤園合作社。當時考慮到李昌榮農發局副局長的身份,我讓吳全平看看是否有其他符合條件的合作社;吳全平給我匯報說符合條件的另外兩家合作社已經扶持過了,不能重復申報,于是我就給吳全平說如果符合條件的話就把這個5萬元扶持項目給豐澤園合作社。”“驗收的時候是農發局和林業局一起驗收的”“合作社是他老婆搞的4、吳全平《詢問筆錄》(檢偵卷P45):我知道豐澤園合作社是我們農發局副局長李昌榮侄子李廣建搞的”“他老婆也是合作社成員之一;吳全平詢問筆錄(檢偵卷P46):在此之前李昌榮給我講過這個合作社是他侄子李廣建搞的

    本辯護人認為,以上證據足以證明,豐澤園合作社成立于2011年,在合作社成立兩年之后的2013年,廣德縣財政局盧村土地治理項目中有一筆科技推廣措施資金扶持笄山區域內的竹筍類合作社,但因笄山區域內無符合條件的合作社,財政部門根據實際情況依職權并報相關縣政府分管領導同意后決定變更合作社種類,并經事先對豐澤園進行審查篩選、現場考察并技術指導后主動確定交由豐澤園合作社實施的噴滴灌項目。豐澤園合作社完成該項目后,財政局、林業局等政府部門于20149月對豐澤園合作社噴滴灌項目的實施進行了聯合驗收,且順利通過了驗收。因此,本案中豐澤園獲得的噴滴灌項目系政府依職權主動安排豐澤園合作社實施的,李昌榮在噴滴灌項目實施及申報過程中并沒有任何職務可利用,也不是主導作用,更沒有發揮主要作用。因此,起訴書指控李昌榮構成貪污罪沒有事實根據,認定其構成貪污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子虛烏有地指控。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豐澤園合作社實際真實地完成了噴滴灌項目。這是本案最基本的事實,無法否定!

    此外,合作社地址的變更,在涉案項目實施之前就已經發生,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在項目實施申報之前即已知曉,不存在李昌榮隱瞞實際經營地址與注冊地址不符的情況。因此,起訴書指控李昌榮隱瞞經營地址與注冊地址不一致,純屬無中生有!

     

    六、豐澤園合作社依法獲得的5萬元農業科學技術推廣措施資金全部用于合作社的噴滴灌項目,沒有挪作他用或用于個人揮霍消費,李昌榮沒有以非法占有農業科學技術推廣措施資金為目的的主觀故意

    本案中,根據卷宗材料中的《申報發票》《項目采購單》《項目工資發放名單》及相關《詢問筆錄》均能證明豐澤園合作社真實地實施了噴滴灌項目。豐澤園合作社在5萬元農業科學技術推廣措施資金到位后,該資金全部用于豐澤園合作社的日常經營開支,沒有挪作他用或用于個人揮霍消費。因此,本案沒有證據證明李昌榮騙取了國家科技扶持資金,李昌榮在本案中沒有以非法占有農業科學技術推廣措施資金為目的的主觀故意。

     

    七、李昌榮不具備職務上的便利,也沒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項目的申報和實施都是在廣德財政局、林業局項目負責人按正常程序實施申報的;李昌榮在噴滴灌項目申報過程中不起主要作用

    本案中,根據卷宗材料中:《農業綜合開發局人員崗位分工表》《廣德縣(盧村鄉)國家農業綜合開發2013年土地治理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關于上報廣德縣國家農業綜合開發2013年土地治理項目初步設計的請示》《批復》《核批表》《匯總表》《農發項目科技措施實施方案》,以及相關人員的《詢問筆錄》。上述證據足以證明,李昌榮于201211-20144月負責美麗鄉村工作,20145月之后開始負責項目建設管理工作。而本案中項目實施合作社的確定時間為2013年底,李昌榮當時并不負責項目建設管理工作。因此,在噴滴灌項目的實施確定時,李昌榮不具備職務上的便利條件,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和權力實施貪污行為。不僅如此,噴滴灌項目驗收時,系政府財政部門、林業部門聯合驗收,李昌榮更不具備職務上的便利使豐澤園合作社瞞天過海通過驗收,而且豐澤園合作社實施的涉案項目是政府財政、林業部門主動安排給豐澤園實施的項目,在實施之后通過了政府財政部門、林業部門組織的聯合驗收。因此,李昌榮在本案中沒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更不可能構成貪污罪。

    由此可見,李昌榮在本案中不存在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貪污行為,項目實施都是在政府部門的陽光下操作進行的,李昌榮沒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騙取國家科技扶持資金的行為,故李昌榮不構成犯罪。

     

    八、李昌榮在本案中并不保管或經手國家科技扶持資金,也不是負有直接審核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故起訴書指控其犯貪污罪缺少客觀構成要件

    貪污罪是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行為。貪污罪所謂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是指行為人利用其職責范圍內主管、經手、管理公共財產的職權所形成的便利條件。  

    法庭調查證明,李昌榮在廣德縣財政局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工人身份,在廣德縣財政局項目負責人面前只是一個跑跑腿的角色。常識告訴我們,一個工人身份的人員是不可能領導或指揮有職級的干部領導的!

    本案中,噴滴灌項目資金并非李昌榮主管、經手或管理,也并非廣德縣財政局或林業局主管、經手或管理的項目資金。項目資金能否爭取到,廣德縣財政局或林業局僅僅只是一個申報環節,廣德縣財政局或林業局并沒有決定權。因此,起訴書指控李昌榮構成貪污罪缺少客觀構成要件。因此,李昌榮在本案中不可能構成貪污罪。

     

     

    第三部分 起訴書指控李昌榮構成詐騙罪、貪污罪

    錯得很荒謬,是辦錯案后的蓄意治罪

     

    九、在起訴書中對本案所涉名優木種植項目”“噴滴灌項目基本事實只字未提,公訴方在本案中已經喪失了客觀公正的法律義務

    本案中,本案系名優木種植項目”“噴滴灌項目而起,涉案項目資金也是以這兩個項目而申報,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起訴書對名優木種植項目”“噴滴灌項目這么重要客觀的基本事實只字未提。如此在法律文書中隱瞞關鍵重要事實,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冤錯案發生。

    此外,豐澤園合作社是否違規成立,應當由工商部門認定,而不是公訴方來認定。因此,公訴方在本案中認定豐澤園合作社違規成立系越權認定。

    事實上,本案是辦案單位為過度追求工作業績而辦的一個錯案,立案之初就是一個錯案。正因為如此,本案才會出現不敢啟動非法證據排除、不敢讓一個證人出庭,并拒絕已到法庭門口等侯出庭作證的證人出庭作證,試圖掩蓋錯案、冤案!

    很明顯,公訴人為追求勝訴,在本案中已喪失了客觀公正的義務!

     

    十、起訴書就相同性質的行為分別進行詐騙罪、貪污罪指控,不僅僅是是詐騙罪、貪污罪犯罪構成邏輯混亂,而且是為治李昌榮罪所采取的雙保險

    本案中,起訴書將同一個被告人、同為國家財政農業扶持資金來源、共同用于豐澤園合作社同一個苗木植樹項目,一筆認定為涉嫌詐騙,另一筆認定為涉嫌貪污,不僅表現出公訴方對犯罪構成中的主體、客體、客觀等犯罪構成條件邏輯關系混亂,而且掩蓋辦錯案后一定要治李昌榮罪所采取的雙保險”——“總有一款罪適合李昌榮!這也證明,本案公訴人乃至偵查人員對李昌榮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也吃不準、猜不透。

    庭審中,公訴方連李昌榮的身份都沒有搞清楚,居然在庭審過程中急急忙忙地向廣德縣財政局詢問李昌榮的身份情況,說明公訴機關指控李昌榮構成貪污罪是何等的草率和魯莽!

    此外,本案公訴方證據體系極其混亂,控方20余名證人均無一出庭作證,其他證據根本不能證明李昌榮存在任何犯罪行為。因此,本案不僅不構成犯罪,甚至連疑罪都構不上。根據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原則,本辯護人提請對李昌榮依法宣告無罪。

     

    十一、起訴書對下崗職工、殘疾人響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號召

    進行植樹造林而獲得國家財政支持的行為進行犯罪指控,不僅違反國家政治政策,同時也不符合國家刑事政策

    本案中,一起由下崗職工、殘疾人響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重要講話,因開墾荒山植樹造林過程中的林業政策項目,在廣德縣財政局、林業局經過反復比較篩選,通過事先考察、事后驗收后將35萬元林業政策補貼項目落實下來,但植樹造林、綠化荒山當事人親屬李昌榮卻因此身陷牢獄之災并被廣德縣檢察院以詐騙罪、貪污罪追究刑事責任。

    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這樣一件利國利民的事情如果被定性為詐騙、貪污犯罪,勢必會在全省乃至全國的農業合作社中產生重大影響并起到風向標的作用。與此同時,本案也將考驗廣德縣人民法院是否能依法進行非法證據排除,能否貫徹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罪刑法定、無罪推定,疑罪從無等原則的司法及法治水平!

     

    綜上所述,本辯護人認為,本案證據證明,豐澤園合作社未使審批主管部門產生錯誤認識,豐澤園合作社根據政府財政和林業部門依職責主動安排,按政府要求實際實施了名優木種植項目和噴滴灌項目,并通過政府部門組織的驗收,且涉案資金也是用于豐澤園合作社上述項目貸款及開支并非用于個人揮霍消費。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相關政府部門對豐澤園合作社實施上述項目的條件進行了先行考察,對上述項目的真實性進行了現場核查和把關,并對項目的真實性負責。因此,完全沒有職務上的便利的李昌榮的行為不構成詐騙、貪污犯罪。況且,李昌榮的行為是植樹造林、綠化荒山對社會有益的行為,其行為不具有社會危害性。與此同時,本案是廣德版張文中案,與張文中案比較其相同點為:兩個案件的具體申報國家扶持資金的經濟主體均未導致審批主管部門產生錯誤認識;兩個案件的具體申報項目均真實存在;兩個案件的當事人均沒有非法占有國家扶持資金的主觀故意。為防止錯案冤案發生,本辯護人提請人民法院依法宣告李昌榮無罪!

    以上辯護意見,敬請合議庭采納。謝謝!

     

    辯護人: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

    王良其、王文鐸(實習)律師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日

lfl女式内衣橄榄球